小说阅读

堕落|女-;bmxl4HiV6E友

发布日期: 2018-03-16 小说分类

    堕落|女-;bmxl4HiV6E友



    第一章、我的地味隐乳女友

        2014年9月。那年,我大学二年级,我有幸回到高中母校演讲。

        我的外貌非常普通,架着一副500度的近视眼镜,身型体态正常,既不惹

        人讨厌,但亦没有特别吸引女生的条件。我唯一擅长的是学业方面,特别是数学

        和物理。

        我是高中母校第一个6优状元,只是当届全港也出了好几个7优状元,所以

        我没有机会登上报纸头版。不过我的成绩倒是货真价实,母校的老师希望我分享

        我的学习经历,鼓励一下该届的应考生。

        开学典礼完毕,我和老师们用过午膳,正打算离开校园,一个戴着近视镜,

        矮矮的女生叫住我。

        「师兄,你可以帮我补习功课嘛?」女生靦腆地问。

        就是这个非常突兀的请求,让我认识了我人生第一个女友 -容木晓。

        最初认识容木晓时,她是一个完全不会打扮的女生。每次替她补习,除了校

        服以外,她只会穿松身的上衣,牛仔裤,或者是及膝裙。远看的话,容木晓可以

        说是五短身材,长相毫无特色的女生。

        有一次,容木晓说改去她家里补习,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穿着短袖T恤和居

        家短裤。虽然看上去整体感觉还是有点肉肉的,但她的手脚比我印象来得幼细。

        说到底也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一边为容木晓讲解考试重点,一边偷瞄着

        她T恤下隐约透出的胸脯。有好几次她不经意地把一对乳房搁在桌上,整个圆圆

        鼓鼓的,我才发现她的胸部特别大。那时,我明白到是她松身的穿搭令她显得略

        胖。

        自那天起,我开始从男女的角度去欣赏容木晓。她虽然只有155公分,但

        上下身的比例均称。如果仔细看的话,她有一双圆圆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眼

        镜架下的鼻子尖尖,嘴唇大小形状刚好,脸上的皮肤紧緻嫩滑。要不是她的长发

        和眼镜经常挡住她的脸,旁人没准更早发现她也是一个美人胚子。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容木晓也考完DSE,我试探地问她要不要跟我约会

        看看,没想到她爽快地答应。几次约会后,她让我牵起她的小手,我们成了情侣。

        当年,我是情窦初开的小伙子,懞懞懂懂地亲了面颊,亲了嘴,互相拥抱过,

        但迟迟不敢迈出更大一步。直到我的暑假也开始了,在某个炎热的日子,我和容

        木晓终於跨过那条无形的界线

        「阿义,我爸我妈我哥呢…今天回去乡下看四姨婆,要明天很晚才回来。嗯

        …这个你…要不要…过来陪我……?」隔着电话,我也能听出女友那份含羞答答。

        我怀着一份莫名的喜悦,兴奋和期盼马上答应了。

        我偷偷地从我大哥抽屉的暗格取出一盒安全套,从里面拿了两个放在银包里。

        然后,我打开我的笔记本,点开一个载满A片的情色网站,找出上原亚衣的片段,

        複习如何爱抚女性,为脱离二十年处男人生作出最后准备。

        还记得那个炎热的下午,我走在大街上,脑里忍不住幻想着种种可能发生的

        情况。一个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子,和一个正要高中毕业的小女生,将会独处一整

        个晚上。女友的胸围是甚么款式的呢?她的内裤是甚么颜色?她那对看上去特别

        大的乳房到底有多大呢?是不是和上原亚衣一样也是粉红色奶头呢?如果她最后

        不给我…那个…,那…用手帮我也不错嘛?

        一路上胡思乱想,不经不觉间已来到容木晓家门前。

        之后,我们像小夫妻一样,到附近街市买菜,试着做一顿属於我们的晚餐。

        女友家附近的路,所以去程时我没有注意绕了远路。但回程时,我抬头看看她家

        就在街市的正左方,按道理,只要穿过左方的屋苑,就能直接回到她家。不过,

        女友偏偏顺着正前方的行人径直走,正正就绕了个U型大圈。

        「晓晓,走那边不是更快吗?通不过吗?」我好奇地问。

        「通不过!」女友的声音语调很决绝,我从未见过她如此反应。可能她也发

        现自己失态了,连忙小声道:「你不想陪我绕远一点吗?」

        当时,傻乎乎的我并没有留意到女友眼中闪烁着多么複杂的眼神,只知道她

        很大很软的胸脯又再次贴到我的臂弯上,於是,我满心欢喜地陪她绕个大圈回家

        做饭。

        吃过饭,看了一套不太有趣的喜剧,我们渐渐沉默起来。我不知道女友正在

        想些甚么,但我却不停盘算如何踏出第一步。女友首先打破沉默:「我洗澡去了

        …如果你不想洗澡,那就换上睡衣睡裤吧,舒服点…」

        我们各自洗完澡,坐在沙发上,我主动牵着她的手,把她拥入怀内。我们轻

        轻的亲吻着对方,她的手搭在我的腿上,而我则慢慢从腰间扫上她的乳侧。

        我们拥吻了很久,但我仍犹豫着可不可以把手伸进衣服里。没想到此时她在

        我耳边轻声的说:「傻瓜,你要摸我的T恤到甚么时侯呢?把手伸进来啊,笨蛋!」

        我怀着战战兢兢的心情,把右手伸进衣服内,当我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腰间,

        一阵暖流传到我的大脑,我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你笨啊!我的腰很肥啦,不要一直停在这里!」女友娇嗔着

        我依照着她的指示,把手伸到她的胸脯上。先是指尖传来胸围的触感,然后

        紧接而来的是一种饱满圆浑的重量。我隔着胸围不断抚摸,在脑海中模拟了她乳

        房的大小形状。她一直在我的耳边喘息着:「阿义,你可以用力一点的…我可以

        的…」

        我试着用力一点捏着她的巨乳,她不住发出娇嗔的声音,最后她脱掉我们的

        眼镜,把嘴唇深深印在我的嘴巴上。她吐出小舌,灵巧地钻到我的舌头下,然后

        绕着我的舌尖打转。我们的爱欲升至高峰,我把一直牵着她的左手也伸到她的T

        恤内,一双大手也掌握不了她一对浑圆的巨乳。我拼命搓揉着她的双峰,直至胸

        围也走了位,我感到她的乳头正在我的掌底磨擦着。

        「笨蛋,你快弄坏我的胸围了…」我留意到我们的嘴角还牵着一丝唾液。同

        一时间,女友伸手到背后解开了胸围的扣,「…现在我都是你的啦…小色鬼!」

        我的手绕到胸围底下,握着一对巨乳。我自然而然地把玩着她的一对乳头,

        轻轻捏着,挑逗着。女友的双臂则紧缠着我的颈项,深深和我拥吻着。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的嘴分开了。我们不知怎地已脱掉上身的衣服。女友娇

        羞地用手臂遮挡着自己的丰乳和稍微有点赘肉的腰。那时我脑里一片空白,甚么

        都想不出来,只知道呆呆望着她雪白的肉体,还有从臂旁挤出的粉红色奶头。

        女友见到我一脸痴迷地看着她,她的脸垂得无法再低,用我几乎听不见的声

        音说:「…我以前交过一个男友…不如…让我…服侍你…好吗?」

        「啥?」我的反应有七分是没听清她的话,还有三分是大脑还在亢奋状态,

        一时无法理解当中意思

        女友让我躺在沙发上,替我脱掉短裤,也褪去自己的居家裤。她坐在我的身

        上,只隔着薄薄的内裤,轻轻压在我半软不硬的阴茎。她牵起我的手,放在自己

        的乳房上,让我轻轻地搓揉着。然后,她的下半身开始慢慢地前后前后地扭动,

        神秘凹陷的虚位在我的阴茎上撕磨,电流不住从阴茎穿过神经传到大脑,我感到

        我的肉棒慢慢胀大,正好填满那块神秘而迷人的凹位。

        「晓晓,我好舒服,好爽。我爱你。」我由衷地说出我的感受,原来有些事

        情来得比自己的左右手更好。

        「义,你有…套吗?」

        「有!有!在我银包里。」

        「你好坏…」女友甜甜一笑,然后走过去拿出安全套。

        她回来后,把我的内裤拉到膝盖上,我第一次裸着身子对着女生。她娴熟地

        撕开包装,把套子拿在手上,然后往我的肉棒一套,就这样,我人生第一次戴上

        安全套。

        「色鬼,你快点闭上眼,不要看着我。」我听话地闭上眼,我感受到她重新

        跨坐到我身上来,然后轻轻握住我挺拔的肉棒,温柔地套弄着。

        接着,一种异样的触感从龟头传来,一种压迫感,包围着我的龟头,我不禁

        张开眼往身下望去。昏暗中,我先看到的是一小撮整齐的阴毛,然后隐约见到我

        的龟头没入在女友的阴户中

        「不要看哦!讨厌!不要看!」女友疯狂地嚷着,但我哪里听得进耳。我永

        远都记得我的肉棒完全没入女友阴户,彷如永恆的一刹。那种狭窄、紧緻、绵密

        的触感,紧紧压迫着我的阴茎。

        当整根肉棒进入女友的阴户后,她就坐着不动了:「说了不给看!我不理你

        啦!」

        「对不起…是我不对,你不要生气嘛…」一时间我手足无措。

        「坏蛋!笨蛋!傻蛋!你自己也要动哦…」最后一句几乎是只看到两片唇在

        动。

        我像机械人一样,接到指示便慢慢往上挺,一下一下向上顶到阴户尽处。

        「嗯…嗯…坏蛋…嗯…嗯…」女友闭上眼,娇嗲地发出微微的呻吟声。不知

        何时开始,她的腰肢规律地扭动起来,主动迎合着我稚嫩笨拙的抽动。

        「阿义,你可以用力点啊…对…就是这样…不要停…再用力点…对…啊…啊

        …呀…呀…我有感觉了…好舒服…你好厉害…啊…呀…再快点…再用力一点…呀

        …呀…」

        我懞懂地胡乱向上冲撞,竟然迅速地泄了。

        我以为女友会嫌弃我,没想到她温柔地趴在我身上,紧紧地抱着我:「阿义,

        我好舒服…好喜欢…我很喜欢你…我们再来吧…」

        那夜,我拥着女友,用男上女下的姿势,做了一次很美满的爱。然后,我们

        相拥而睡。

        翌日下午,我依依不舍地离开容木晓的家,在炎热的大街上走着走着。正当

        我痴迷地回味昨晚的温柔时,女友的那一句「…我以前交过一个男友…」,突然

        像利剑一样刺进我的心坎里。接着,整晚的片段像倒带般在我脑内翻腾。

        当时的我,只是介意着女友容木晓原来不是处女,介意着她到底有多少性经

        验。我完全没有想过去聆听她的过去,了解她内心的痛,最后我只能看着我的女

        友一步一步往深渊堕落。?


      第二章、谁是上原亚衣


        脱离处男人生的第三天,我还在纠结着女友容木晓不是处女的问题。她会娴

        熟地打开保险套,懂得替我穿戴。她用的是女上男下,主动骑着我。她到底有多

        少经验呢?我一直胡思乱想,躲着不见她,不与她约会。

        直到第四天晚上,我们三兄弟各自躺在床上,我终於忍不住和大哥弟弟商量。

        「你白痴啊?不是处女怎么了?人家还没嫌你处男耶!你这个处男还偷我的

        保险套!」大哥关仁怕吵醒父母,忍着笑意骂我。

        我弟弟关礼也插话:「你想要处女,找初中生才成呢。我上一个女友不就是

        高一的嘛,她多会口交呀!对了,你的女友有用手和口吗?太会的话才不行。

        「没有用口。手嘛…稍为替我搓了几下,但还不如我自己来…那意思是还o

        k?」我回忆了一下。

        「别听阿礼的,听我说,相信自己,相信你的女友。她现在是你的,对她好

        点,好好爱她。」我上了大学后,很久没听过大哥那么语重心长的话。

        「还有要天天和她上床,增加自己的经验值,replace她的旧dat

        a。」弟弟笑着插话。

        然后,我整晚被哥哥和弟弟二人轮番耻笑调侃。

        大哥短短的两三句话让我茅塞顿开,我很爱我的女友容木晓,我为甚么要介

        意她的过去呢?

        接着的盛夏,我和容木晓渡过了一个温馨甜蜜的暑假。现在回想起来,这是

        唯一完全属於我们俩的时光。


        2015年11月。我的宿舍内。

        「阿义,你好猛哦…嗯…嗯…我好喜欢…嗯…用力点…嗯…」我正从后奋力

        抽插着女友容木晓。她弯着腰,用前臂撑着床铺,一只手捂住不停发出呻吟声的

        小嘴。身前一双36D的巨乳连着腰间的小赘肉一起晃动,我弯身紧紧握住一对

        肉球,也顺便稍稍回气。

        「坏蛋…嗄…不要停…继续…嗄…嗄…我喜欢你用力…」女友娇羞地诉说着

        她的欲望。

        我的下身也从激动的关头舒缓过来,在肉棒仍停留在她体内的姿势下,我把

        女友翻转过来,一股紧紧的拉扯撕磨的感觉从我们完美结合着性器传来。一道光

        线正好从窗帘边缘落到女友的大腿间,照亮着那撮早已湿透的阴毛。我捉紧她分

        开的双脚,高高在上地欣赏肉棒进出阴户的美景。我的安全套沾满了女友的淫水,

        每下抽送,爱液也从女友的阴户满满地逸出。

        「阿义,用力哦…嗯…用力哦…嗯…嗯…嗯…不要折磨我了…嗯…嗯…」女

        友一手捍着自己的乳头,一手伸到阴户上用一对手指轻轻夹住我的肉棒

        「晓晓,你先捂住嘴,我要出全力啰!」我怕女友发情时发出太大的呻吟声。

        我挺直腰板,狠狠地抽插着女友粉嫩的肉穴。几个月来的相处,我了解到容

        木晓很喜欢我用力操她。只要我用力地、狠狠地、粗暴地干她,她就会达到高潮。

        虽然不像AV女优般抽搐、痉挛、潮吹,但女友总会收紧全身肌肉,流出大量淫

        水,湿透整片床单被铺。

        「晓晓,我要去了…呀…吼…我要射了…」我使尽全身力气,用力操着我女

        友既可爱又充满性感的肉壼。

        「嗄…嗄…嗄…呀…啊…啊…呀…坏蛋…你干死我了…坏蛋…再用力点…不

        要停…我好喜欢你…不要停…继续哦…啊…继………」我看着女友迷乱的痴态,

        满足地泄出我对她的爱欲。

        我好喜欢和女友做完爱后,她小鸟依人地依猥着我,但今天她只躺在床上休

        息了十五分钟,就匆匆忙忙地穿回衣服。

        「不要生气啦,我晚上要和组员讨论presentation嘛。明天上

        午和另一班同学讨论完功课,下午我们出去玩?」女友相当适应大学生活,行程

        总是排得满满的。

        「没事啦,你忙你的。其实我也要写论文啦。」

        「为甚么你没有参加些学生会之类哦?」

        「我要帮教授做研究呀,协助他做运算。我也是物理学会和天文学会的资深

        会员啊。」

        「学生会管理级别啦。不是可以写进推荐书里吗?是不是理科、科研机构比

        较注重成绩?」

        女友已经不是第一次问我这些问题,她很好奇为何我明明是拿下大学奖学金

        的优等生,但在校园里却那么不显眼。我也不知如何解释,当然我打从心底认为

        学习成绩和参与教授研究项目,比出锋头式地参加甚么学生会来得重要。但女友

        却很享受忙忙碌碌的校园生活,可能她念的是商业管理系,有着和理学院不一样

        的大学生活吧

        容木晓和我的学系不同,两边校区也分隔四十分钟的脚程,但难得我们可以

        同念一家大学,我也不强求甚么了。

        「对了,你记得帮我跟卓飞学长说说,我真的很想加入他的商业团队哦。」

        「知道了,我一定会跟他说说。」

        我牵着她的手一路走下楼梯。看着女友身上半透的黑色丝袜,黑色的半截裙,

        白色的女恤,还有拿在手上的黑色外套,她丰满的上围完美地显露出来。可幸的

        是,她的腰还是有点粗,俏脸也被眼镜和长发挡着,应该没有多少人会注意我的

        女友到底有多可爱。

        我亲了亲她的脸,就目送她离开宿舍大楼。


        卓飞是我的高中同班同学,185cm高,长得非常帅气,典型的阳光男孩,

        嘴角经常流露出不可一世的笑容。高中的时候只知他成绩中上,运动非常棒,人

        缘也十分好,深得老师喜爱,但卓飞真正的才华到大学的时候才完全发挥出来。

        原来,卓飞是香港第一家族王氏长房的旁支,父母都是商界翘楚,深藏在基

        因里的商业才华在大学的舞台上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大学一年级时,他半玩票

        式成立一个小组,专门替大学所有的学生组织找赞助商,同时也为引荐不同类型

        的机构与校内团体合作。学期结束,他把所有的盈余捐给大学的慈善基金,成为

        一时佳话。翌年,他正式成立註册公司,名为「商业团队」,除了本来的服务外,

        还提供大学不同学系与商界、科研机构、慈善团体等配对

        凭着他个人的才华,十人小组的魄力,以及他家族的人脉网,「商业团队」

        替各学系找到的经费、合作项目、乃至实习机会等,每每比既有的联系更到位,

        令人既敬且畏。而且,他坚持把一年累积的盈利全数捐给慈善基金,让他博得很

        大的名声。在传媒大肆报导下,卓飞的「商业团队」成为大学学生,特别是工商

        管理系的同学,争相加入的组织。今年,他们尝试串联另外几家大学,需要招聘

        五位新人。

        我的女友容木晓现在念工商管理系市场学,她觉得如果可以进入「商业团队」,

        对她的整个学业有很大帮助。所以,女友很希望我可以帮忙,向我的老同学卓飞

        推荐她。

        「这是你的女友?她来过面试呢…」卓飞拿着我的电话,看着我和女友容木

        晓的照片,「关二哥,你的女友长得很可爱嘛,不戴眼镜的话。喂,阿广,你说

        对嘛?」

        李广是卓飞的副手、学弟,跟卓飞一起接受过报刊访问,所以我对他有些印

        象。李广用细长的眼睛仔细看着我与容木晓的合照,久久才说:「你女友长得有

        点像上原亚衣啊,就是眼睛不太像,你女友的眼睛笑地来像腰果一样弯弯的,可

        爱清纯很多,跟你很配啊。」

        当李广点出容木晓长得像上原亚衣,我就像被人发现一直收藏的瑰宝一样,

        心里马上忐忑起来。

        卓飞从李广手上抢过电话,重新研究那张合照,「有像嘛?我再看看。」

        「谁是上原亚衣?」一直坐在卓飞身后处理文件的美女突然发话,「我们不

        是早定好人选吗?卓飞你是想再加一个人吗?」

        「欣欣,多一个成员不好吗?」卓飞潇洒地把椅子转到美女跟前。

        我认得这个有如电影明星的美女,她叫陈欣欣,是大学有名的校花,也与卓

        飞李广一起接受过访问,「关二哥是我的老朋友,他女友绝对可靠的。」

        「其实…」陈欣欣低头看着三四页纸的文件,看来是女友的面试记录,「…

        容木晓的面试表现也不错。如果她不嫌弃,来帮我们做些秘书工作可以嘛?最少

        可以减轻我的工作量。」

        「欣欣姐批准了!就这样定啦。我和关二哥去canteen聚聚旧,晚上

        才回来。你们先帮上原亚衣建立档案吧。」卓飞亲切地搂着我的肩膀,大步离开

        他们的办公室。




广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