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家庭主妇的秘密日记】07-08【作者足下君子】

发布日期: 2018-04-10 小说分类

    【家庭主妇的秘密日记】07-08【作者足下君子】

    字数:546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七

      房间角落放着几个大盒子和大袋子,蓉蓉来的时候也随身带着一个大盒子,于是打开了从里边取出两双黑色高跟鞋,鞋子有些旧,也有些脏,好像很久没有保养,鞋尖部已经有些磨痕。加上大家脚上穿的,茶几上整齐摆放了十一双高跟鞋,鞋子颜色、造型各异,有高跟皮鞋,也有高跟凉鞋,相同点就是都是有些脏破。

      「作为我们的狗狗,你这张臭嘴可不能光用来说话吃东西。所以从这周起,我们给你安排了新的节目——每周擦鞋时间。每周一次,帮我们保养鞋子,用舌头保养哦!擦的好的话会有特殊奖励哦!今天先练习一下,先擦这几双吧!」
      「那就开始吧!小贱狗!」黛云性子有些急,就先下了命令。

      「是,主人!」王野边应答着边转向了茶几,埋头开始用舌头给她们清理鞋子。那些鞋子都不算太贵,有两双质量有些低劣,味道本来就有些重,用久了难免还参杂着些异味,鞋子的皮革味和长期郁积在里边无法散去的脚臭味混杂在一起使得味道更加难闻,熏得他连着咳了好几下,只得抬头深呼吸了几下清空一下鼻子的气味,继续埋头干活。每舔一口,鞋面和鞋底的杂质污物被舔进嘴里,不到一会儿便塞得王野满嘴满牙都是沙土。可是怕四位主人怪责,只得强忍着将污物吞进了肚子里,用力从喉咙里挤出一些口水清理了一下口腔后埋头继续工作 .趁他清理鞋子之际,几位女王在一边吃东西聊天看电视,还时不时拿相机将王野的样子拍了下来。终于,半个小时之后,九双被擦得锃亮,在灯光下闪着光泽的鞋子摆在了她们面前。

      「不错啊!擦得挺好的嘛?」她们拿起各自的鞋子好好打量了一番,由衷发出了赞叹,「技术不错,看起来新多了。看来你这张臭嘴还是有点用处嘛,没有浪费我们喂你吃的东西。那以后可得继续努力,每周都得把我们的鞋子擦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听清楚了没?」

      「是,主人,听清楚了!」

      「刚才舔了这么久的鞋子,应该更记住我们脚的味道了吧!那现在就要开始这个月的考试了哦!」雅泉悻悻地说。

      「来,这是谁的丝袜啊?」蓉蓉抽出一条黑色丝袜按在了王野鼻子上,堵住了他的鼻孔,丝袜散发的一股酸臭为瞬间充满了他的鼻腔,王野用力吮吸了几下,说出了答案:「这……这是……四主人的……」

      「那这个呢?」幸娟也拿出了一条肉色丝袜让王野辨别,这条丝袜的味道偏淡,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王野很快说出了答案,「这是大主人的。」接下去又辨别了两条丝袜和一条鞋垫,直到雅泉拿出了一条粉色蕾丝内裤揉成了一团,一只手捏住了他的最长大将内裤整个塞了进去。「这条内裤是哪位主人穿过的啊?」
      雅泉将手捏成了全体就往王野嘴里塞,似乎极力要把内裤塞进他喉咙里一般,堵的王野咽喉「呕呕」做响,想吐却又吐不出来,表情既痛苦又狼狈。「仔细辨认,先好好品尝一下这内裤的味道再回答,这可是今天给你的恩赐哦!」雅泉用力揉着他的脸,说话的表情都变得有些狰狞,三个女王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拿手机将过程录了下来。

      终于,雅泉停止了揉搓,将内裤从王野嘴里抽了出来,原本干燥的内裤已被他的口水完全打湿,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雅泉只得连忙把内裤仍到了地上,将手在王野头发上擦了又擦。

      「现在可以回答了,这是谁的内裤啊?」

      「这是……这是……二主人的……」

      「你确定?」

      「这个……不是……是……是的……」王野确定了答案,「是二主人的。」
      「恩!」雅泉表情微微一变,「答题时间到,现在开始公布答案了。」
      「刚才那四条丝袜和鞋垫,你都答对了。各得一分,一共是五分。这最后一大题内裤题一共是五分,你答对了没有呢?」

      「答案是——错!这条内裤是我的,你答错了!所以今天你的成绩是五分,不及格!」

      「怎么会!」王野听到这成绩大吃一惊。他知道答错题的后果,为了避免受更多的苦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很努力记住她们的味道,所以经过这么久的训练,他自认已经可以很准确地辨认出她们的味道。

      「主……主人……如果只是主人们脚的味道,还是可以辨认地出来的……可这内裤……不会的,可以让我再闻一下吗?」王野企图辩解,可没等他说完突然脸上就已承受了重重一掌,其力道之大摔地他脸猛地一歪带着整个身子都滚到了一边,顿时脸上一道清晰的五指印,并慢慢地肿了起来。

      「没用的东西,我说你错了就是错了还敢狡辩。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想闻我们下面的味道才故意答错的吧!就你这点小心思……哼,你今天嘴这么臭,舔了这么多脏鞋子,怎么可能让你碰我们下面呢?」

      「就是,敢跟我们耍阴的,好好教训他。」说着四个女人纷纷站起,围着王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尖尖的鞋跟狠狠扎在了他的身上留下一个一个个血印,却激起了她们更大的乐趣,下手也更加凶狠了。就这样凌虐了十来分钟,把可怜的王野虐地奄奄一息,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连身上的疼痛也无力呻吟。

      「今晚就玩你到这里吧!」看着脚下的王野,女人们也觉得是时候停手,怕再这么下去恐怕出事。「不过呢,我刚才说过。考试不及格可是会有惩罚的。」
      雅泉说着挥了挥手,蓉蓉赶紧从包里取出了一个盒子,从里边拿出了一件东西递给了雅泉。雅泉蹲下了身子将那东西放在了王野裆部,那是一件金属的男用贞操带,刚刚拆封还闪着金属光泽。「这可是我们花了好大劲才给你买到的,从今天起你就得戴着它了,只有我们才可以给它取下。所以,什么时候才能取下它,就得看你今后的表现了。」说完强行将贞操带给王野戴上,用一把金属锁牢牢锁住了卡口。

      四人开心地离开了王野家,只留下他独自瘫在地上,脸上挂着两行清泪。
      小区的花园内,意犹未尽的四个女人继续聊着刚才的话题。

      「哎,蓉蓉,你怎么知道他在说谎隐瞒收入的啊?」

      「呵呵,他自己告诉我的啊!」蓉蓉神秘一笑,「那家伙以前为了获得我的好感,经常没事就在我面前吹嘘收入有多高多高,一个月能赚六、七千。这就叫不做死就不会死,哈哈!」

      「我看,你是早就谋划着要收他的银行卡吧?」雅泉微笑着看了蓉蓉一眼,蓉蓉只是笑,没有回答。

      「呵呵,不过,这家伙也够厉害的,连内裤也都闻对了。」黛云说道。
      「对啊!」蓉蓉说,「为了增加难度,我这条还是一个星期前就已经脱下来的内裤来着。」

      「管他呢,闻对了又怎么样?」雅泉说,「对不对还不是我们说了算,我们说对就对,我们说不对就不对。都答对了那还有什么借口给他上锁啊!你们说是吧?」

      「没错,还是雅泉你聪明,哈哈!」

      「对了,前面大街新开了一家鞋店,里边的鞋子都还挺好看的,现在还早,去逛逛吧!」蓉蓉提议道。

      「你说街角那家是吧,我知道,前几天路过进去看了一眼。鞋子是都好看,都是名牌,可是都好贵啊!」

      「怕啥,咱们今天有钱!」蓉蓉抖了抖手中王野的银行卡。

      「可是,这样好吗?」黛云仍有点顾虑。

      「怕什么!」雅泉说道,「这种东西赚钱不就是为了给我们花的吗?花光他的钱是给他的恩赐。走,逛街去,好好奖励一下自己!」

      「好,走!」

      「今天是一个里程碑,我们不仅得到了心理上的快乐,也获得了物质上的满足……那个家伙,我期待着能榨干他身上每一滴血汗。呵呵,我感觉自己好变态哦!」看了一眼摆在墙角的那双价值两千元的新鞋子,蓉蓉在日记本上写道。
                     八

      「晚上又要出去?」吃完晚饭,丈夫一边看电视一边问。

      「是啊!」蓉蓉答道。

      「你最近晚上经常出去啊!」

      「呵呵,前段时间跟雅泉,黛云她们几个报了个瑜伽班,得去上课嘛!」
      「哦!既然花了钱那得好好去学!」丈夫眼睛盯着电视屏幕头也不转地说。
      「对了,1506的那个男的,你记得吧?」丈夫突然问道。

      「1506?怎么了?」蓉蓉听到这个小吃了一惊,只得装作一脸镇定问道,「有点印象,好像前不久才刚搬过来,租住在那的似乎。」

      「哦,也没啥。」丈夫接着说,「就是经常觉得他家有点吵,前天在电梯里碰到他,鼻青脸肿的,好像被人打了似的。跟他说话也不搭理我,见到我就跑。」
      「哦!」蓉蓉应和着,「那个男的啊,我总觉得他怪怪的,我觉得你还是离他远点比较好。」

      「恩,就是突然想起来。你也是啊,离他远点。」

      「知道啦!」蓉蓉一脸调皮地答道,「那我上瑜伽课去了!」

      「完了早点回来。」

      「恩,好的!」

      走出家门,怀着愉快的心情,蓉蓉直奔1506。今天她是最早到的,当时王野正在家里赶一份文案,见蓉蓉来了忙丢下工作过来伺候。离第一次调教已经过去整整三个月了,如今他已与她们四人结成了非常稳定的地下主奴关系。她们四人中,蓉蓉虽算不上最漂亮,却身材最好,也最有女王气质,她的点子最多,总是能够想出花招把王野折磨地死去活来的同时让他欲仙欲死,所以王野最怕她,却也最忠心臣服于她;雅泉念过大学,现在是小学老师,为人冷静、做事果断,颇具领袖气质,算是她们四人的头头;黛云身材高挑、丰满,也最是凶狠,下手毫不留情,所以一些需要体力的虐待活一般都由她来动手;幸娟是她们中年龄最小的,长相也最为甜美,但为人胆小心软,下手也轻,所以相对威慑力也就小了些,主要负责做一些后勤工作。

      蓉蓉最喜欢的是和王野玩「颜面骑乘」,坐在他的脸上,无情的臀部无情地压在王野脸上,用自己那丰满的下体紧紧盖住他的口鼻,看着因为缺氧在自己身下使劲挣扎着的王野的身体,享受着他为了获取一点点氧气而使劲将口鼻挣脱出自己的束缚却又无法得逞最后一点一点丧失生存的能力,享受着他的舌头舔着自己身体最脏的部位时的那种征服感,当自己站起的那一刹那,王野如得到再生一般尽情呼吸,用一种如神般恩赐的眼神仰望自己的那种神圣感让她感到陶醉,那一刻她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年过中年的她如今以很难从丈夫身上得到快感。都说女人三十如狼似虎,这个年龄女人的性欲就像是深海高壑,怎么都填不满。而她的丈夫在这方面却显得力不从心,虽说每个星期都会有那么几次,但总好像只是在完成家庭任务,匆匆完事应付过去就得了。

      「今天就先玩颜面骑乘吧!」蓉蓉脱掉了内裤,露出了光秃秃的下体,她跨步到了王野头顶上方一屁股坐了下去,裆部那撮毛茸茸的黑森林正好挡住了王野的鼻孔,从上面往下看就好像一撮胡子一般,甚是好笑。

      「味道怎么样啊?」

      「香……好……好像……」王野边用力吮吸边说。

      「真的香啊?」蓉蓉一脸阴笑,「浓不浓啊?」

      「浓!」

      「告诉你吧,我老公跟我做爱我可都不洗的,为了你啊,我可是三天都没洗了。我想这就是你最想闻的味道吧?闻够了之后可要舔干净哦,把里边我留给你的好东西都舔出来。哈哈!」

      「哎呀,蓉蓉,你可真恶心,三天不洗,多难受啊!」幸娟表现出了一丝抗拒,倒是黛云笑嘻嘻地说道:「这有什么啊,我也经常不洗的,做完爱就要保持那种感觉啊!」

      听着往下用舌头舔舐蓉蓉下体发出了「刷啦刷啦」的声音,四个女人饶有兴致地聊起了跟她们老公的性爱生活。王野单身多年很少有性生活,听了她们说的那些事他的鸡巴便不由自主地坚挺了起来,直挺挺地立在裆部微微颤抖。

      「哟哟哟,这么快就硬起来啦!」黛云注意到了王野的异动叫了一声,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

      「对啊,今天居然硬地这么快!难不成他喜欢重味道?」

      「那我也来试试,看他是什么反应。」黛云也脱掉自己的内裤跨步到了王野身上,蓉蓉起身走开,黛云走了上来对准了王野的脸面蹲坐下下去。黛云体胖,她的屁股硕大滚圆,从后边看就像挂着两个白乎乎的大馒头,这一坐着实把王野压得不轻,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从窒息中恢复了过来,堵在鼻子前那两片墨黑而肥厚的阴唇里散发出了一股浓重的骚臭味瞬间冲进了他的口鼻,刺激着他的嗅觉和味觉神经。

      如果所蓉蓉此时的下体味道是想川菜火锅,浓烈醇厚,那黛云的下面就是榴莲臭豆腐,臭味扑鼻了。雅泉倒是没有跟风凑热闹,而是蹲在了王野下体旁边,紧紧地观察着他的阴茎。

      「你看,他开始湿了!」雅泉说道,蓉蓉和幸娟闻声围了过来。果然,在王野裸露的龟头顶部,那黑色的小洞深处冒出了一股透明的粘液,粘液很快就覆盖在了龟头表面,把那肿胀滚圆的龟头染得油光发亮,熠熠生光。

      「真是小看了这家伙,口味越重越兴奋啊!」雅泉眼睛一亮,像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于是便把她们拉到了一边窃窃私语了一番。回过头来,蓉蓉一脸邪气对王野说:「你今天表现不错,作为你对我『舔之侍奉』的奖励,我们就允许你射精一次吧!」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不过可不光光是射精,得当着你自己的面射出来!」

      「这个……」愣了一下,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他的两条腿已经分别被蓉蓉和幸娟高高架起,朝着他的胸口硬折了上去。黛云力气大,之间她双手托着王野的臀部往上一抬,这样王野从脖子以下的整个身体便就完全被她们悬空抬起。雅泉也没闲着,她一把抓住了王野僵硬的阴茎用力撸了起来。不到几下,一大股稠白的精液便从王野的龟头喷了出来,径直打在了他脸上,顺着脸颊流到了地面上去了。

      「你竟敢把地板弄脏,我们可没允许你射在地板上。」四个女人放下王野,对着他又是一顿拳打脚踢。「真是浪费,快舔干净!」雅泉重重甩了王野一巴掌,王野连忙一个翻身趴跪在了地上,伸长了舌头对着溅在地上的自己的精液舔舐了起来。

      「老婆,要不要啊?」夜深人静的时候,蓉蓉的老公翻身来过抱着她,在她耳边细声问道。

      「老公,我今天有点累了,睡觉吧!」蓉蓉装作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哦,那好吧!」老公失望地应了一句便就翻过身去了。很快,那边就传来了老公粗重的呼噜声。蓉蓉偷偷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取出了自己的日记本,借着手机灯光写道:「今天,那个家伙舔我的时候,我居然感觉到了比做爱更刺激的快感。看着那个家伙吃下自己的精液,我流出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的水。」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广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