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一夜|不堪回首|不_4`PIx3#07(M详|作者

发布日期: 2018-03-16 小说分类

    一夜|不堪回首|不_4`PIx3#07(M详|作者

      我叫秀婷,我的姐姐叫雪梅,我和姐姐不是亲姐妹,而是都来外地打工的打工妹,我们都受过高等教育,所以都在私企上班,工作岗位也不错,我们是在合租房子时候认识的,我22岁姐姐26岁,由于姐姐对我特别的照顾,因此我们比亲姐妹还要亲。所以我们无话不谈、无事不做,我们的身材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尤其是我和姐姐一起上街,男人女人都会盯着我们看,因此我们很自豪。

      我和姐姐有个习惯都爱在家洗澡,在家的时候我们都只穿内裤,尤其是每天下班后,在家和姐姐新界说秘密的时候,姐姐就叫我把内裤脱了,当然她也不例外,因为姐姐说这叫“坦诚相见”,只有“坦诚相见”的时候才会无话不谈。我和姐姐谈的都是一些工作上的事交流工作经验,当然更多的还是谈男人。因为这样才有趣,男人是个很好的话题。每当我们坦诚之中谈男人的时候,我们都会情不自禁的互相亲吻,拥抱和抚摸对方的每一片肌肤,直到我们的高潮来临,那种感觉真是很美。但是我们决非同性恋,因为来这个城市之前我和姐姐都有男朋友,也都发生过性关系。这两种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我和姐姐都喜欢看电影,尤其是恐怖片,虽然每次看完都很害怕,但我们还是坚持一周看两场,每次看完虽然很晚回家但是我和姐姐在一起就不怕了,可是有一天晚上我们要去看电影,再吃饭的时候电视新闻说:“本市近一周来连续发生两名男子夜间轮奸妇女案三起,案犯在逃,警方正在全力抓捕。同时敬告本市的女同志们,没事不要夜间外出,必须外出的最好有男同志陪同,罪犯抓捕后我们会急时通知大家”新闻看过后,我问姐姐“今天还看电影吗?,我有点怕”,姐姐说“怕什么!我们住的是公寓,有很多人,去电影院打车不就行啦!看把你吓的”听姐姐一说也是,再说那有那么巧的事。于是我和姐姐就去看了电影,回来的时候已经夜快两点了,我们打的到了楼门口,一切平安无事。我们上楼楼道里很黑,我们上了三楼由我去开门,姐姐说真该买个手电就方便了,我开开了门,自此我们黑暗的夜晚开始了。

      我开开门刚进家,姐姐就被两个男人推了进来,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一个男人用手绢捂住了鼻子,一会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时我身上已经只剩下了白的内衣裤,双手双脚被绑着。而姐姐比我还惨,一丝不挂的被绑在了床上,呈了个大字型,那两个男人也只剩下了内裤,这时他们看到我和姐姐醒了,都露出了笑。

      一个对另一个说“阿彪,她俩都醒了,嘿嘿,我们该开始工作了。”

      另一个说“龙哥,我早就等不急了,哈哈哈哈。”

      这时我想喊救命可发现我的嘴里塞满了东西,我看到姐姐也是发不出声来,这时阿彪从他们的包里拿出了一台摄象机,支在了床边,而那个叫龙哥的座在床上开始亲姐姐的脸,这时阿彪说:“龙哥那个给你我玩这个小妞怎么样?”说着向我走来,龙哥说:“别急咱俩先干了她姐姐再说,反正都是我们的”

      阿彪又回到了床边说道:“龙哥放开她吧,绑着玩没意思,让她自己为我们服务如何?”

      龙哥对我姐姐说:“我们放开你,你不要大声喊,否则就杀了你的妹妹,听到没有”姐姐看了看我无奈的点了点头。这时姐姐被解开了绳子,坐了起来,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胸口和部,可是两个男人粗暴的把姐姐得手摔开。

      龙哥说:“装什么处女,你的裸体已经被摄象机拍下了,嘿嘿,你要是不满足我俩,我就把带子送给你的经理,我想他一定会喜欢的,哈哈哈哈。”姐姐听到这里一下就崩溃了,因为她的经理对姐姐的美貌和身材早就垂涎已久,如果让他看到这些,姐姐将受制于他,姐姐想到这里。

      哀求的说:“只要不把带子给别人看,要我做什么都行。”

      龙哥对我说:“好好看着,一会就轮到你了,你要是不看,我们就在你姐姐的脸上刻上妇两个字,让她永远见不得人。听到没有?”

      我害怕的点了点头,心想事已自此,由他去吧只要快些结束就好。

      这时龙哥对姐姐说:“跪到床边的地下去,给我们哥俩做口交秀”阿彪和龙哥都坐到了床边上,姐姐跪在他俩面前,隔着内裤开始舔他俩的肉棒。他俩很享受的样子,没一会就见他们的内裤里有东西钻出来,姐姐还在继续舔,他们俩人同时站起来,让姐姐用嘴给他们脱内裤,姐姐无奈给他们艰难的脱掉了,这一脱不要紧,把我可吓坏了。阿彪的肉棒虽然短但很粗,龟头又大又紫好可怕,而龙哥的却没有阿彪的粗,但长度是阿彪的两倍,更是惊人,虽然我以前也见过男人的肉棒,但是从来没见过他们这样的。此时我想姐姐就要受罪了。

      话归正题姐姐给他们脱下内裤以后,当抬起头一下不动了,这时两人已经坐回了床上,龙哥笑着说:“犯什么傻呀,快来给我们哥俩舔吧,弄舒服了我们哥俩会回报你的,嘿嘿嘿嘿……”

      姐姐之所以不动了也是因为从没见过这么夸张的男根,她在想我也许还能勉强忍受它们,可妹妹怎么办,她还小虽然有过男人,可只有一两次而已,她的蜜洞还小,如果被他们干一定会昏死过去的,不行不能让他们碰妹妹,怎么办呢?

      求他们是不可能的啦,他们都是禽兽,看来只有用尽我所有的技巧来让他们筋疲力尽,只要拖到天亮,公寓里就会有人走动,到时候在想法脱身,妹妹也就不会受伤害了。正在想着那两个人都不耐烦啦。

      阿彪说:“再不快点我可要发脾气啦!!”

      龙哥什么也没说一把揪住了姐姐的头发。姐姐痛的叫了一声,龙也不管把姐姐的脸和嘴按到了他的长肉棒上。“快舔,别给你笑脸当爱情,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姐姐两手握住了他俩的肉棒,然后扭头看了我一眼,姐姐的眼里含着泪,我从姐姐这一眼里感受到了她会为了保护我,牺牲一切,甚至是尊严,我心理好痛,我真想说姐姐不要啊,不要为了我糟蹋自己呀,可是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我的嘴被堵着。

      姐姐回过头,开始为龙舔肉棒,而手在为彪套弄着,龙和彪得意的笑着龙说:“这才对吗,既然知道逃不掉,就应该早些听话,哈哈哈哈……”

      而彪却不说话,而是伸手抓住了姐姐的房,姐姐的房非常丰满、美丽,连我是女人都忍不住想去吻它摸它,何况这些男人们,姐姐这时身体一颤,因为姐姐的房在我们自己的游戏中已经变的非常明感啦,所以头很快就站了起来,彪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笑着说:“好骚的女人,龙哥,看来我们今天要享受啦嘿嘿嘿嘿”

      姐姐为了我不收伤害,想方设法的满足他们,一会舔睾丸一会吮龟头,弄的他们很快的就一个接一个的在姐姐的嘴里射了精,姐姐满嘴的精液刚想吐,龙说话了:“不许吐,你就含着精液继续给我们做口交听到没有,它们还没享受够呢,你说呢彪弟”,彪也符合着,庆幸的是他们的肉棒由于刚射完有些软,所以姐姐虽然嘴里有精液,但还是比较容易的含吮起来。就这样姐姐又是交替着为他们服务,看着他们的肉棒在姐姐的嘴里进出着,精液随着嘴的套弄,一会留在肉棒上,一会又消失了,才几十下的套弄,龙和彪的肉棒又挺立了起来,姐姐的套弄开始变的艰难,这时彪说:“龙哥这个骚女人嘴上工夫厉害,继续下去我们就玩不成别的啦,那也就便宜了她们,不如让她咽了咱们的精液,再玩她的洞吧”,龙当即表示同意。于是彪对姐姐说:“快把她咽了,你这么尽力我们也让你享受一下,哈哈哈哈……”说着站起来晃着他的肉棒笑着。姐姐虽然不敢吐出来,但也不愿意咽下去,因为如果是心爱人的她也许会咽,但是两个畜生的精液她是坚决不会咽的。于是拼命的摇头。这时龙哥说话了:“是不是不好咽呀,太粘了吧,要不要我帮忙?”,姐姐以为他发了恻隐之心,于是高兴的点着头,这时龙也站了起来对姐姐说:“那过来呀我来帮你”,姐姐跪着到了龙的跟前,由于高兴跪走的速度太快,到了跟前没停住,脸撞到了肉棒上,龙笑着说:“这么急呀,别急,先告诉我要我帮忙吗?”姐姐使劲的点着头。

      这时龙的笑容没有了,他一把揪住姐姐的头发向下拉去,同时另一只手掐住了姐姐的腮帮子,姐姐被揪的头仰起来,嘴也张开了,龙这时恶狠狠的说:“既然不好咽,太粘了我就帮你稀释一下吧”还没等姐姐反应过来什么意思,龙已经把他的肉棒对准了姐姐的嘴,一股水流从马眼处喷了出来,啊?!……这情景把我吓坏了,他在向姐姐嘴里尿尿,这时尿液混着精液从姐姐的嘴里流了出来,流了姐姐一脸、一身,连姐姐的美丽房上也是黄白混合的液体,这时候彪也来了劲,他过来捏住了姐姐的鼻子,同时也吧马眼对住了姐姐的嘴。两股水柱对着姐姐的嘴,鼻子又被人捏住,姐姐为了呼吸只好大口大口的咽下他们的尿液和之前射过的精液,看着姐姐被迫仰着头下粉白脖颈的喉部一动一动的,知道她喝了好多的尿,我哭了,心里想你为了我居然受这等的虐待,我对不起你呀。

      这两个畜生尿完以后看着姐姐的惨象,好象特别兴奋,从他们勃起的肉棒上就能看的出来,他们命令姐姐爬到床上去,姐姐顺从的做了,姐姐看着他们俩不知他们接下来会做什么,这时龙躺到床上,他长长的肉棒高挺着,然后对姐姐说:“还不快用你的骚洞来吃她”,姐姐犹豫了一下,因为它太长了,但是看到龙和彪的邪嘴脸,又看到了一直在拍的摄象机,姐姐屈服了,就在姐姐要坐时,姐姐的屁股正对着我,我看到姐姐的蜜洞周围,湿湿的亮亮的,这怎么会呀,不过我想也许是因为从没经受过的虐待让姐姐湿的吧,这时我突然也感到我的下体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呀…!我白的内裤上也有一片水印,原来我在不知不觉中也看的湿啦,幸好他们和姐姐还并没注意到我,我觉的好难为情。当我再次抬头时姐姐的蜜洞已经将龙的肉棒吞下了一半,看到姐姐的表情就知道,这一半已经让姐姐吃不消了,姐姐吃力的上下套弄着,但每次落下也只到一半而已,龙好象并不满足,给彪使了个眼,彪也上了床,他来到姐姐的背后掐住姐姐的腰,帮着姐姐上下动着,同时那张臭嘴咬着姐姐的耳朵,只几下就看彪双手一用力,姐姐由于没防备一下失去了重心,只见龙的整个肉棒全被姐姐的蜜洞吃了,同时听到了姐姐的一声尖叫,啊……一直没有出声的姐姐,还是没忍住这长枪的偷袭,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也许是姐姐的叫声刺激了龙性欲,也许是肉棒被全部吃了的快感,使得龙抱着姐姐的腰,不让姐姐动一下,而他却将自己屁股抬起上下使劲的起姐姐来,看着姐姐此时一会弓着背,一会挺起胸,头使劲向后仰的姿态,想象姐姐一定很痛,可是姐姐却发出了,啊……哼……啊啊……的声音,这是我和姐姐做时,她兴奋的声音呀,难道姐姐她在享受吗?我刚想到这里,只见彪在自己的肉棒上抹着什么,然后又在姐姐的肛门上抹着东西,他在做什么?

      只见他将姐姐的上身按倒在龙的身上,这样姐姐的屁股高高的撅起了,他用自己的肉棒来回蹭着姐姐的菊门,姐姐好象也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大声说:“彪哥好彪哥,求你别在那里,那里好脏的,我这两天拉肚子,求你别进去呀,等一下我用我的蜜洞好好服侍你行吗?求你了,那里从来没进过呀!!”可是彪却笑着说:“谁不知道我阿彪只喜欢女人的嘴和屁门,我对女人的骚逼从来不感兴趣”,说着以将奇粗的肉棒顶在了姐姐的屁洞上,同时说:“我的肉棒就是为这里生的,你好好享受吧,哈哈……哈哈”,说完只见彪的腰一挺,硕大的龟头进去了一半,这时姐姐使劲摇着屁股,以干扰他的肉棒进入,彪的龟头还真的从姐姐的菊门跑了出来,顺着姐姐的会部下滑到了龙的肉蛋上,也许是彪用力太猛,没停住,这一顶不要紧,只听姐姐身下的龙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啊……同时看到龙的肉棒在变小,漫漫的滑出了姐姐的蜜洞,只有一小截还在姐姐的蜜洞里。

      姐姐、彪、还有龙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状况出现,等龙从痛苦中缓过来,彪明白了怎么回事的时候,姐姐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可是姐姐已经晚了。彪从姐姐的背后一把揪住了姐姐的头发使劲的向后拉,姐姐的背被拉成了弓型,姐姐美丽的房高高的挺着,而龙则从前面两只手使劲的捏住了姐姐的美,这对美是我和姐姐玩的时候我无比喜爱、无比呵护、无比崇拜的美,此时却被龙捏变了型,他还捏住了姐姐的两个头向两边使劲揪着,姐姐痛的眼泪直流,嘴里叫着:“啊…好痛…求求你们啊……饶了我吧…啊…痛死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们放了我吧……你们想那里就吧…啊呀…我受不了呀…”我看到这里眼里的泪象泉水一样流个不停,我实在不忍心再看到姐姐为我受伤害了,虽然我还被绑着,但我还是快速的跪爬到床前,央求到:“求求两位大哥啦,放过姐姐吧,你们放过她,我来让你们,你们想那里就那里,只要你们放了我姐姐,不要再折磨她了”。这时姐姐说:“妹妹不要,我不要你为我受折磨”,然后又对龙和彪说:“你们来吧,狠狠的掐巴,好好的折磨我吧,我什么都愿意,再也不反抗了,求求你们千万别对我妹妹不利,你们答应过的”,龙躺在床上一把捏住了我的脸,用他的臭凑嘴在我嘴上使劲亲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没想到这对小姐妹还挺义气,还挺感人,好吧,看在你刚才那蕃话的份上,先饶了你,不过你就在这好好看着,我们是怎么干你姐姐的,哈哈哈哈……”我拼命点头,只为姐姐少些受苦。由于刚刚的刺激,他们的肉棒又坚挺了起来,我看到刚刚查点掉出来的肉棒此时又渐渐的进入到了姐姐的蜜洞深处,龙整根肉棒又看不见了,只能看到一个肉囊了,这时彪再次将姐姐上身按倒,提起又一次勃起的粗大肉棒对准姐姐的菊门,用力一,这次竟然整个龟头都进去了,姐姐痛的使劲张开嘴,但没能发出声来,姐姐的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彪得意的说:“这才听话嘛,哈哈…早这样不就没事了,嘿嘿…没想到你这骚娘们的屁洞还真紧呀哈哈哈哈………好好享受我的肉棒吧”说着他继续缓慢的向里着,直到整根全进去了以后,才开始来回的抽起来。就这样姐姐的两个洞被同时干着,只一会儿,姐姐就好象适应了,竟漫漫配合起来,而龙和彪的三只手都在摸着姐姐的美,龙剩的那只手却在揉我的房,由于这场面太刺激了,我的房也早就涨的要死,所以龙的这只手反而使我好舒服,我都怀疑我的感觉是不是错了,可是并没有错。就这样他们拼命的,姐姐在尽力的配合,大约过了好长时间才听彪说:“龙哥我不行了,我要射了”龙哥说:“忍耐一下,我们一起射”,说完就看龙又挺起屁股快速的顶了起来,没多久,就听龙说:“我也要射了,一起来吧彪”这时只见两人的动作都大了起来,姐姐也不住的叫:“啊…好爽…快…快…不要停呀………使劲呀…啊……”龙和彪也几乎同时叫了起来:“啊…射啦…啊…骚娘们…我干死你……啊啊…不行啦”我看到龙和彪抖了几下,三个人就都落到了一起,而且都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这样他们休息了一会才把肉棒从姐姐的两个洞里抽了出来,姐姐无力的趴着,屁股还有些翘着,龙和彪都下了床,龙站在床边,一把揪住了姐姐的头发,彪却取下了摄象机,龙让姐姐给他把附在肉棒上的秽物舔干净,姐姐就顺从的伸出了舌头,仔细的舔着,彪在仔细的拍着,等把龙的舔干净后,彪把摄象机交给龙,由龙接着拍,姐姐继续给彪舔,由于是在肛门里的,味道可想而知,但姐姐还是把他的也舔干净了。

      他们这时候让姐姐的屁股转过来,对住我的脸,我清楚的看到从姐姐的菊门和蜜洞里流出了这两个畜生施暴后的白液体还混着我熟悉的姐姐的爱液,龙和彪这是说:“你要是不想被我们干就好好的帮你姐姐把那些东西舔干净,听到没有,只要你表现好,我们会考虑放你一马的,恩!哈哈哈哈…”,这时姐姐说:“求你们了,我肚子痛,先让我去次厕所吧”彪一听好象来了主意说:“不行,你要忍不住就拉巴,要不想拉在你妹妹脸上,你就忍这点,哈哈哈哈…”然后彪又对我说:“快舔呀!你皮痒痒了吧,趁你姐姐还能憋住还不快舔?想吃屎呀,哼!”我无奈只得去舔,他们这时把我的绳子也解开了,姐姐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姐姐再说我一定憋住,但你要快。所以我没有再犹豫,伸出了舌头开始舔了,当舔到他们的精液时,我恶心的差点吐出来,好咸好腥的味道,但是我还是坚持的舔完了,我的嘴刚要离开姐姐的屁股,就见彪从厨房里回来,手背在后面,他走到了姐姐的面前,将手里的东西一扬,我还没看清是什么,就看姐姐腰向下一弓,“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打个喷嚏不要紧,要紧的是姐姐一打喷嚏,肚子就会收缩,就会增加腹腔的压力,也会放松对菊门的控制,就这样,我只见从姐姐的菊门里喷射出一股黄的液体,所兴我的反映快,闪开了一些,但还是喷在了我的左肩和房上,黄黄的液体散发出粪便的腥臭味,我感到阵阵的恶心。此时彪看到我的惨样哈哈大笑起来说:“怎么样,这胡椒粉的威力不错吧,哈哈哈哈…”他得意的笑着,而我恨的牙根痒痒,真想上去把他那副嘴脸撕碎,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龙一直在拿着摄象机在拍,把我们所有的丑态都拍了进去,他们好象还不满足,于是命令到:“我们俩现在都累了,现在该由你们表演同性恋的做爱秀了,要努力呀,哈哈哈哈……”龙说着让彪把我几乎是扔到了床上,同时把我的罩和三角裤毫不费力的撕了下去,彪抓着我的沾满爱液的内裤放到了他的鼻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说:“啊…好湿的内裤,没想到妹妹也这么骚,嘿嘿…这下有看头啦”说完龙和彪相视一笑等待我们的开始。

      由于我和姐姐寂寞的时候经常做,互相都了解对方的明感带,所以做起来轻车熟路,加之姐姐已经几次高潮迭起和我在视觉刺激过后的内部空虚,所以不管他们是看是拍也顾忌不了那么多啦,开始忘情的亲吻起来,姐姐买力的将头埋在我的两腿之间舔吸着我的蜜桃,并不时的将舌尖舔到我的蜜豆或进我的蜜洞,我感到下腹部一阵阵暖流在流动,我此时已经忘了一切,就好象什么也没发生,家里也只有我和姐姐一样,我舒服的叫着:“啊…好姐姐……使劲吸吧…好爽呀…啊…亲姐姐…用手我吧……啊…我里面好痒…啊使劲呀……”

      姐姐对我身体得了解总是令我惊异,将近五十分钟的舔弄和指,令我高潮不断,当然龙和彪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时的来捏一捏我和姐姐的房、屁股和……总之没闲着。就这样在我和姐姐的多次高潮过后都在不知不觉中双双睡去。

      当我们听到闹钟想的时候,天已经放亮了。我们疲惫的睁开眼睛,屋里以没有了他们,我们以为昨天晚上在做梦,当我们挪动身体时感到的极度的酸痛,同时看到眼前琅圾的屋子,才不得不承认这一切的真实。我和姐姐相视不语沉没着。

      突然我抓住姐姐使劲的摇她并问:“我们被强暴啦?真的被强暴啦?!!!为什么是我们呀!!!!!!为什么?!!!!”我们相互抱着,哭着,还是姐姐反映的快说:“快报警,我们一定要报警”,我起身下地向客厅的电话跑去,可到那我呆住了。姐姐看我半天没动静,就走过来问我怎么啦,我把电话旁的字条给了姐姐。字条上写到:两位小荡妇当你们看到这张字条,我们已经走远啦,不要企图报警,那是没用的,你们知道我们以把你们的象全拍了下来,并把你们的工作证、通讯录,还有你们客户的名片都拿走了。如果识相就乖乖的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否则我们就把这带子复制了,发给你们认识的每一个人,顺便说一句,这次没好好搞你妹妹便宜了她,主要是我们太累了,当姐姐的还满浪的,哈哈哈哈…小妹妹我们还会回来的,到时就不会饶你了,之所以没杀你们是因为你们的确很美,杀了可惜了。所以你们还是好好考虑吧。还会来干你们的人看完这字条我和姐姐都没了主意,想报警又不敢报,一来怕单位得人知道,我们就没脸再在单位工作了,如果不报警他们也许真的会回来。怎么办呀?我和姐姐权衡了利弊终于决定报警,一来是早些抓住这两个坏蛋,就会少一些女同胞受害,二来如果单位真的知道了,大不了换单位。我们主意以定就利马报了警,在三个月后警察通知罪犯抓住了,让我们去辨认疑犯,我们一眼就认出了他们,但得知那盘录象没有找到,我和姐姐都急了,可警察说他们对犯罪事实交代的很主动,对带子的事他俩交代说只是个空录象机,根本没装带子,我和姐姐也无可奈何,只是祈祷他们说的是真的,其实从心里我和姐姐谁也不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我们在与警方的合作中要求警方不在媒体报道此事,因此这件事结束后,我和姐姐照旧去单位上班,漫漫的经过了半年,幸运的是姐姐也没有怀孕,就这样我和姐姐也就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中,唯一使我们不放心的就是那盘带子是否真的不存在!!







广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