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坐台|脚下|白领|~8Uu;T):B.%W小姐

发布日期: 2018-03-16 小说分类

    坐台|脚下|白领|~8Uu;T):B.%W小姐


    张晓梅明白眼前的一切,在夜总会的时间里她碰到过这种事情, 曾经就有过几个客人跪在她的脚下为她舔脚、舔鞋,只是象自己邻居这样一向高高在上的一 位漂亮的白领小姐居然也会如此崇拜自己是她没有想到的。她今年已经三十三岁了,可身材 相貌还如同二十多岁的姑娘一样漂亮。 周华今年二十八岁,在家广告公司做事,她既是总经理钱秋石的秘书,又是他的情人。其实 周华从很小的时候就对同性支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当上个月张晓梅搬到她隔壁后,她 的心里就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就好象张晓梅是她多年寻找的梦中仙女,每当看到张晓梅 婀娜多姿的身影,就有种想要跪倒在她脚下的冲动。周华时常乘晚上张晓梅去上班了,跪在 她门前的鞋架前,捧起她的高跟鞋深深的闻着高跟鞋里的足香,想象着跪在张晓梅的脚下。 有时运气好了,张晓梅将穿过的丝袜丢在鞋架上,她则偷回家里,将丝袜蒙在脸上深深的嗅 着、舔着,寻找着张晓梅的痕迹。 今晚又是这样,周华以为张晓梅不会回来这么早,她们住的是顶楼,楼下还没有卖出,不会 有人上来,所以她又一次跪在张晓梅的鞋架前,闻着张晓梅高跟鞋里的足香,舔着高跟鞋, 陶醉着,没有听到张晓梅的脚步声。 张晓梅故意惊讶的叫起来。 “你在干什么,白小姐?” “啊,”周华这才发现张晓梅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她尴尬的吱吱唔唔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张晓梅看也没看周华一眼,绕过她一边换着高跟拖鞋一边开着房门。 周华跪在原地没动,张晓梅穿着皮裙的丰满的臀部、肉色丝袜包裹的修长的大腿、散发着淡 淡足香的美丽的玉足就在她的眼前,激动的心情使她沉醉,直到张晓梅走进门喊了她一声, 她才醒过味来。 “进来吧,把门带上。”说完张晓梅径直走进屋里,在沙发上坐下来。 周华不由自主的爬进屋里,关上门爬到张晓梅的脚下。 “说吧,你刚才在干什么?” “我,”周华吱吱唔唔的。 “我什么,你刚刚捧着我的高跟鞋在干嘛?你要不说,我喊人了。”说着,张晓梅故意将脚上 的拖鞋吊在足尖上,并不断的在周华的面前晃动着。 “我在想舔您的脚,被您玩弄。”周华终于说了出来。 “哈哈,舔我的脚被我玩弄,你不知道我是夜总会小姐吗,你不感觉到丢人吗?” “我知道,可在我心中您就是我的主人,我的女神,我渴望服侍您,做您的奴隶,供您驱使、 玩弄。”周华一口气说道。 “到底是做白领的,说话就是不一样,嘴可真甜。”张晓梅用脚尖点了一下周华的额头。“既 然你这么喜欢做我的奴隶,我就收下你吧。不过咱们可有言在先,我是个小姐,你是白领, 你自愿做我的奴隶,以后在我面前你可就再也没有抬头之日了,做奴隶要听从我的一切,到 时可没有你反悔的机会,听明白了吗?”说着将双腿架在了周华的肩上。 光滑的丝袜紧紧的贴在周华的脸上,淡淡的足香刺激着她,周华激动的跪伏在地上,“是,我 明白,我一定会好好服侍您的。” “这你不忙说,我要先将今天的内容录下来,在这之前你还有机会反悔。” “我不后悔,请主人相信。” 张晓梅从屋里取出V8摄像机将位置固定好,然后又重新坐在沙发上,“来,跪好,先给我磕 头求我收你做奴隶。” “是,主人,”周华恭敬的跪在张晓梅的脚下,磕了三个头,“求您收我做您的奴隶吧,今后 我一定会好好的服侍您。” “嗯,”张晓梅站起身,叉开双腿,“现在从我的胯下钻过去,你就是我的奴隶了。” “是主人,”周华低头从张晓梅的胯下钻了过去。 “乖,”张晓梅拍了拍周华的粉脸,坐回到沙发上,“从今以后你就正式成为我的奴隶了,当 着我的面你要自称奴婢,叫我主人。我的话你要言听计从,不然有你好看的。” “是,奴婢明白了。”周华撒娇的用粉脸蹭着张晓梅的玉腿,“求主人赏奴婢为主人舔脚好吗?” “哼,贱货”张晓梅高兴起来,“我的脚是这么随便让你舔的吗?给我把鞋脱了。” 周华聪明的将头伸到张晓梅的脚下,轻轻的咬住高跟拖鞋的鞋跟,淡淡的足香与皮革的香味 刺激着她的嗅觉,柔美的脚踝,纤细的足跟,优美的曲线刺激着她的视觉,从小到大的愿望 梦想成真,使她情不自禁抱住张晓梅白嫩的小腿抚摩着,将脸贴到脚底隔着丝袜忘情的舔起 来。 “贱人,我还没让你舔,你竟敢舔,”张晓梅抬起另一只脚用高跟鞋踢了周华一脚。 这刺痛感让周华一下醒悟过来,她赶紧跪好,不住的磕头,“对不起主人,您的玉足太让奴婢 迷恋了。” “哼,跪好,不给你点儿颜色,不知道我的厉害。” “对不起主人,您饶了奴婢吧。” “不行,”张晓梅抬脚用脚掌扇了周华几个耳光,一脚将她踢倒在地,用脚在她的乳房上踩着, 踢着。 “把衣服脱了。” “是,主人,”周华嘴里答应着,可心里还有些羞耻的感觉。 “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都贱成这样了。”张晓梅又用脚踢了踢她。 周华将衣服脱光跪好,“啧啧,身材蛮好的嘛,皮肤也很细嫩,其实你也是个美人嘛。”张晓 梅一边用脚玩弄着一边夸道。 “谢谢主人夸奖。” “哼,刚才那个男的长得挺魁梧,实际上是草包一个,只几下就泄了,我还没过瘾呢,现在 就赏你侍侯我。” “谢谢主人,”周华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自己等这一刻已经很长时间了,今天终于可以实现 梦想了。她轻轻的掀起张晓梅的短裙,将头伸进去隔着T型裤舔起来,一股幽幽的女人xia ti 特有的体香搀杂着淡淡的腥气钻进她的肺部,她能感觉到自己下边已经湿润了。 “怎么样,味道好吗?”张晓梅用双腿夹着周华的头问道。 “嗯,”周华的双颊感受着丝袜的光滑,嘴里品尝着主人的爱液。 张晓梅微微抬起屁股,将T型裤褪下,罩在她的头上,“那就好好的舔吧,要舔干净噢,把那 个臭男人的jing ye都舔干净,还得让我舒服,这是对你的考验。” 原来那淡淡的腥气是男人的jing ye,周华有些屈辱,可这美妙刺激的感觉又让她迷恋,她能感 觉到自己的yin液已经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开始咂咂有声地舔吸起来,将张晓梅的yin chun吸入嘴 里,让它在舌头和嘴唇间滚动着,轻咬着、吸拉着,感觉着它们的膨胀,同时用鼻子磨擦着 yin di。能感觉到张晓梅的yin液越来越多,呼吸也急促起来,嘴里发出舒服的呻吟。终于张晓 梅一声闷哼,达到高潮了,微香的阴精充满她的口中,脸上。

    “噢,是钱总啊,”张晓梅走进包房,看见钱秋石和一个男人正在里面搂着两个小姐喝酒,“你 这不都有相好的了吗,还叫我干嘛,”她故意发嗔道。 “哪里,刚刚招待说你还有客人我们才叫的,好了,你们出去吧。”钱秋石叫两个小姐走了。 “我来介绍,这是李济李总,我的朋友和同好,他听说您这有特殊服务,所以我就带他来了。” “哦,”张晓梅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拿起杯酒喝着,她知道钱秋石的 爱好,既然是他的同好,也一样。 钱秋石当着李济的面并无顾忌,径直跪倒在地,爬到张晓梅的脚下,捧起一只穿着高跟的丽 足舔起来。 从张晓梅一进门,李济就被吸引住了,虽然打扮的有些妖艳,但对李济来说张晓梅浑身散发 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诱人的魅力,当钱秋石跪倒在地的时候,李济也跪下了,爬到她的脚 下,非常绅士的说道:“我能舔您的玉足吗?” 第一次见面就跪倒在自己的脚下,张晓梅对自己的魅力感到满意,她将一只脚踏在李济的头 上,“那你求我啊。” 感觉到美丽的玉足踩在自己的头上,虽然隔着硬硬的鞋底,但还是好象能感觉到那薄薄的丝 袜和细嫩的脚底,李济有些漂漂然了,头自然的贴在地面上,嘴里求着张晓梅“请您允许小 狗狗为您舔干净您的玉足好吗?” “咯咯咯”张晓梅笑起来,用脚尖挑起李济的下巴“真乖,有你这么帅的小狗狗给我舔脚, 当然可以了,一定要好好舔哟,咯咯”。张晓梅一边笑着一边将脚放在李济的面前。 李济喜出望外,并没有去捧张晓梅穿着高跟鞋的玉足,而是先恭恭敬敬的给她磕了三个头, “咚咚咚,谢谢主人的恩赐”这才小心翼翼的捧起面前的美足舔起来。 “主人,咯咯咯,我什么时候做你的主人了?我可没答应收你这个小狗狗呀。”张晓梅听后笑 的前仰后合。 “那就请您收下小狗狗做您的奴隶吧,主人,求您了。”李济一边仔细的舔着嘴边的玉足一边 恭敬的说道。 这边的钱初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要知道自己可是李济的介绍人,没想到李济这小子刚和张 晓梅见面就得到了她的好感,居然要做她的小狗儿,自己以前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呢,“我也 要做您的小狗狗,请主人先收下我这个小狗狗。”钱初石将张晓梅的美腿抱在怀中,用脸蹭着 她白嫩的美腿,撒起娇来。 “不,请主人先收我这个小狗儿,”李济也抱住张晓梅的美腿恳求道。 “先收我”钱初石跪在张晓梅的面前磕着头求着“请主人先收我吧,我一定会好好服侍您的, 让您满意。” 看见钱初石这样,李济也不甘示弱,跪在她的脚下,“汪汪”学了两声狗叫,然后咬住她的一 只高跟鞋在屋里爬起来。 三十好几的男人在自己的脚下撒娇这是张晓梅以前从没遇到过的,看着自己脚下两个大男人 为了得到自己的宠爱相互摆起做作的神态,好象两个为了能够得到主人的宠爱的小狗儿一样 竞相摇头摆尾,使出浑身解数只为让自己开心,张晓梅心里大为受用。没想到自己三十几岁 了还有这么大的魅力,先是一个小美人迷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要做自己的奴隶,现在又有 两个老板跪在自己的脚下乞求自己做他们主人,甘愿做自己的小狗狗,看来自己想不享福都 不行了。 “好了,好了,咯咯”张晓梅用脚尖踢了踢脚下的两人,“你俩都别争了,我把你俩都收下吧, 钱老板呢,你做我的小公狗,以后在我面前你就叫欢欢吧。” “谢谢主人”钱初石喜出望外,赶紧磕头答谢。 “还有我呢”李济一听急了,爬到张晓梅的脚下,用乞求的目光望着她。 “别急嘛,你做我的小母狗吧,以后在我面前你就叫晶晶。” “我也想做您的小公狗,”李济跪在地上有些不满。 “嘿嘿,”钱初石在一旁嘲笑着李济“你这样只能做主人的母狗,谁叫你长的细皮嫩肉的。” “我”李济委屈的好象要哭了一样。 张晓梅看着两个大男人在自己脚下象孩子一样斗嘴笑了起来。 “住嘴,欢欢,去跪在把我的鞋舔干净” “是主人”钱初石象得到了莫大的光荣一样,捧着张晓梅的高跟鞋舔起来。 “乖”张晓梅象是安慰小狗一样抚摸着李济的头,“叫你做我的小母狗是对你的赏赐知道吗, 我是让你以后穿上我的内衣裤来服侍我,难道你不喜欢吗?” 得知了事情的原委,李济高兴起来,捧起张晓梅的脚就亲吻,“原来是主人喜欢我呀,汪汪, 晶晶还以为主人讨厌我呢。” “那我也要做主人的小母狗儿”一旁的钱初石听到这里急了,立刻喊起来。 “住嘴,你以为你在干嘛,有你选择的余地吗?”张晓梅抬脚将另一只脚上的高跟鞋甩向钱 初石,正好砸在他的脸上,“再多嘴就滚出去,以后不要见我。” “欢欢再也不敢了,”钱初石急忙磕头求饶。 “嗯,这才乖嘛,罚你现在叼着我的鞋,我不叫你不许掉下来,不然就滚。” 钱初石一脸可怜的跪在地上,叼着张晓梅的高跟鞋,眼巴巴的看着李济和张晓梅。 “你看人家晶晶多乖呀,”张晓梅用脚尖抬起李济的下巴,“来,小乖乖把衣服脱了,让主人 看看你的身体。” “是主人,”李济高兴的脱光身上的衣服,露出健壮的身体,粗壮的yang ju翘的好高,看的张晓 梅心里直痒痒,但她忍住了,她知道不能给他太多的好处,不然以后就不好控制了,她只是 淡淡的说了一声身体还可以,然后叉开双腿,“来,让主人舒服一下。” 李济兴奋的将头埋进张晓梅的胯下,隔着内裤舔了起来,直舔得张晓梅连连的呻吟,她迫不 急待的脱下内裤,反手套在李济的头上,双腿死死的夹住他的头,享受着李济舌头带给她的 快感。 好一会儿,张晓梅终于得到了高潮,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胯下的yin液粘满了李济的脸,李济 贪婪的为张晓梅舔食干净她的xia ti,一脸的陶醉。 “好吃吗?”张晓梅用脚将李济脸上的yin液喂进他的嘴里问道。 “好吃,主人的圣液好似琼浆玉液一样好吃”李济恬不知耻的答道,“不过,主人给让晶晶射 出来吗,晶晶这样好难受呀。” “不行,”张晓梅看着他涨的发紫的yang ju故意让他得不到满足,“不过,你脸上的内裤就赏给 你了,你可以晚上边舔我的内裤边射,但现在在我的面前不行。好了,欢欢给我穿好鞋,我 要休息一会儿,你俩滚吧。”……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kionowatashi 于 2012-4-24 11:12 编辑 ]




广告
网站地图